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葛藤岔 >

【三秦文学周末特刊】孙德科:【烟台有条清洋河】(传说)

归档日期:08-12       文本归类:葛藤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烟台山原无名,古为荒山,三面环海,海拔53.5米,占地 7.07公顷。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为防倭寇袭扰,在这荒山上设以燃烧狼粪为主的狼烟烽火台,发现敌情,昼则升烟,夜则举火,以为警报,人称烟台山。

  清同治五年(1866年),在烟台山西部建了海关码头,在烽火台上建了灯楼以引导进出码头的船只。在烽火台东侧有一块巨石,每当春暖花开,就会从南方涌来成群的小燕子,聚集在这块巨石台上谈情说爱,垒巢筑穴,繁衍后代,当地人称烟台山为燕台山。

  1905年,烟台山建起灯塔,官方命名为烟台山灯塔,燕台山逐渐退位,统称为烟台山。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烟台山周围的芝罘区、烟台区改为福山县管辖。1945年8月24日,烟台解放,成立烟台市人民政府,后设福山为区,属烟台市管辖至今。

  在烟台市流传着许许多多与水有关的故事或传说,由于历史的沿革,说福山故事就是烟台故事,福山的清洋河故事最多。

  在中国的沿海城市中,东面或南面临海的居多,北面临海的极少。烟台地处黄海之滨北面临海,而南面则是胶东半岛的崇山峻岭带,又属暖温带东亚季风型大陆半湿润性气候。受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因素的制约,夏天,来自南太平洋潮湿的气流经过胶东半岛崇山峻岭的阻拦、过滤,到达北面临海的烟台时,只剩下凉爽和惬意,也使烟台的天空形不成大的对流云团,因而降雨量偏少。冬天,渤海湾又恰似一个硕大无比的空调调节着气温,这就使得烟台冬天也不过冷。但也有个不利的条件,夏季的雨稍大,若遇北面靠海的海涨大潮,河水受海潮水墙的阻挡,不仅河水不能入海,反而形成海水倒流,使粮田绝产而盐化。

  据《福山史志》记载:“内夹河若逄大雨如柱,就会庐舍倾圮,老树皆拔,稼禾一空。”一座土冈清洋冈,一座山峰青龙山,穿越了千百年的历史,用它淡淡的哀伤诉说着不尽的痴情往事。

  福山以前没内夹河,也不叫清洋河,古河道是沿着芝阳山的南边儿,先向东入外夹河再向北流入大海。因河床窄,水流急,三年两头患水灾。当地百姓年年补坝修堤,仍水患不绝。要解决此水患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分流,在连体的芝阳山和青龙山中间打开一条河道。百姓轮流挖渠,可白天挖,晚上就长满葛娄蔓子。白天割掉晚上重生,越割越长,连续多年,断断续续,挖了停,停了再挖,终不得治而放弃。

  据传,有一天,燕台石上不约而同来了俩个自称和尚的老头,一个说来自昆嵛山的无染寺,一个说来自塔顶的合卢寺。无染寺的泉水使人长寿,合卢寺的泉水带有酒香使人聪慧。俩人谈起了福山河水改道无果的事。

  无染寺的和尚说,合卢寺也叫葛娄寺,你那里满山遍野的葛娄,对付葛娄你当更有办法。合卢寺的和尚唉了一声,什么东西都能成王,在芝阳山与青龙山中间的清洋冈上,生长着千年葛娄王,葛藤,无边地蔓延,层层缠绕,形成一道道天然屏障,保护着清洋冈,不怕风刮,不怕水冲,青龙山的青龙都治不了它。

  无染寺的和尚说,贵寺有一镇寺之宝瓦蟾,我只知道它很神奇,今天无事,我们聊聊,我很想知道这瓦蟾的事。

  合卢寺的和尚说,合卢寺确有一件神奇之物瓦蟾。那年,明朗大师主持扩建合卢寺,天大旱,周围无水可取,要到南面的水潭挑水。一日,明朗大师率弟子挑水而归,途中遇见一位衣着不整,但精神矍铄的老人,老人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匣交给明朗,你在寺前选一空地,将此匣放在中央,打开,上香点着,燃毕后在此处凿井,匣下面有一祥瑞,小心别伤害他。说罢飞升而去,忽儿不见。明朗打开小匣,开始挖井,快挖见水时,果有一只蛤蟆从泥中爬出,叫了几声便一跳一跳地跳走了。不大一会,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接着便是大雨倾盆,方圆百里的大小水库都存满了水。只是时不时听见蛙的叫声,但谁也没见过蛙的身影。明郎回寺见有一瓦蟾置于案上,联想到此前的种种状况,猜想这一定是一神物,便供奉起来。有了水,合卢寺的扩建很快就完工了。美中不足是缺一鼎。即墨周君读书方丈到访合卢寺,见瓦蟾活灵活现,甚是喜欢,想用一精美的铜鼎置换,并永不反悔。这明郎明明知道这瓦蟾是合卢寺的镇寺之宝,却鬼使神差、‘明明郎郎’地说行。周君把瓦蟾带回去,放在室内席上,等周君午睡时,这瓦蟾竟自动移出,周君很是惧怕,便将其返还合卢寺,只是白白送了一铜鼎,明郎却因锅得福。我也试着用瓦蟾治水,但效果不佳。

  合卢寺的和尚言罢瓦蟾,反问无染寺的和尚,贵寺的镇寺之宝是无盐皇后的玉石石刻,石刻上的锶源二字大有讲究。你看你九十有佘,行走随意,身无半点疾病,凡饮用贵寺泉水的人,长寿者十之七八,连齐康王及无盐皇后都久居贵山至死不离呢。

  无染寺的和尚说,我这个锶源,确实让人费解,这石刻是在石龛下空洞内存放供人敬奉。若说思源,好理解,饮水思源不忘本,锶源,也许只有后人才能揭开迷津。(现代科学表明,锶,微量元素,能够促进对人体骨骼发育和类骨质的形成,对人体主动脉硬化具有软化作用,对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心血管疾病、动脉硬化等都有一定的预防及医疗保健作用,具有抗氧化防衰老功效。无盐皇后是怎么知道的呢?)

  无染寺和尚接过话茬,水患不除,我心不安,我隐约感觉到,当试以葛治葛之法。

  合卢寺的和尚道,只有找到一个姓葛的木匠,胆大力大都过于常人,在最适当的时候借助外力,还得往断口处加点我也说不清的什么引子才能除患。无染寺的和尚又问,你找人试过?合卢寺的和尚说,试过多次,砍了再长,没用,这青龙也是,道行不行,法力不够,不管人间疾苦,空负人间美名。

  说话间,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巨浪。原来他们的谈话被青龙他爹北海龙王听见了,一声叹息,无风起浪。

  城南河旁住着一个姓葛的木匠,力大过人,但胆小,力弱,还有点不虑事。一天夜里,葛木匠作了一个怪梦,竟梦见一条青龙求他帮忙修道。葛木匠惊恐不定地说,像他这样没有本事的人,能帮青龙什么忙呀,他跪在地上连连哀求青龙还是另找他人吧。可青龙却说这事是非他葛木匠不可,若不答应,就是不想帮忙。说着就呲牙咧嘴地向他逼来。葛木匠一声大叫,出了一身冷汗,醒了才知是梦,就又睡下了。可等他再睡过去以后,却又梦见青龙请他帮忙修道。葛木匠再也睡不着了,起来抽着烟一直琢磨到天亮,可到底也不明白那梦的意思。

  那阵儿,葛木匠在县城里修建城隍庙,每天是肩扛木工大锛朝出晚归,来回必须经过芝阳山和青龙山之间的清洋冈。这天傍晚,葛木匠收工回家,走到清洋冈时,忽觉口渴难忍,恰在此时,一貌美女子随手递过来一大碗酒,葛木匠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不足,再来一碗,顿觉浑身力大无比。也不道声谢,就往家赶。因天黑心急,一不留神,被脚下的东西绊倒了,他嘴里咕嚷着,胆大了,还敢给我葛木匠使黑绊子,老子有的是劲。他爬起身来向前一看,原来是一棵足有碗口粗的大葛藤。心想,自己天天从这儿走,怎么就从来没看见过这儿有棵大葛藤呢?转念又一想,管它呢,回家见老娘要紧。

  葛木匠起身刚要走,那女子示意砍那大葛藤。葛木匠此时在这美女的引导下开了窍,喝了人家的水不说,这要是不除了大葛藤,以后免不了还要吃它的亏。他二话不说,回身举起木工大锛,向大葛藤刨去,还一面刨一面吆喝着,再叫你挡道,再叫你挡道!不一会儿,那大葛藤就被拦腰刨断了。临走前,竟然忘了还有个美女在旁边,大大方方地往葛藤的断口处撒了泡大尿,这尿,时长足有半柱香的工夫,尿毕,耍着大锛回家而去。

  当天夜里,葛木匠又梦见了青龙,这回只见它笑嗬嗬地对他说,谢谢你帮我除了拦路王。葛木匠从梦里醒来,只见外面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暴雨倾盆。不一会儿,清洋冈前河水暴涨。这时,大葛藤,长不出来芽,发不出来条,痛得在土中使劲翻着晃着,遂将土石弄松。青龙正在水中呼唤着鱼鳖虾蟹一齐施法,向清洋冈扑去。蟹子在前面用大夹剪除荆棘杂草;一条两丈多长的大黑泥鳅,用后身猛扫泥土;一个碾盘大的老鳖,立起身来推水赶浪,猛涌猛冲,那清洋冈就被冲开了一个很宽的口子,那洪水就像脱缰的野马,直奔北海而去。洪水过后,一条宽宽的河道就此形成,从此,清洋河水就沿着这条新河道流入大海。这也就是现在的清洋河,也称内夹河,有很长一段时间,福山县被官方正式命名为清阳县。

  民间的传说,体现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现实中清洋河的治理,是经过历代历朝有良知的地方官员,带领民众奋斗的结果。

  段坚,光绪七年《增修登州府志》卷三《风景志》载“长堤新柳”条时注云:“即城东两堤……(清洋河)俗称夹河,东岸有石堤,为乾隆元年知县程大模筑,号程公堤,一名东堤。又城东南有堤为明知县段坚筑,后千户王钰植柳数千株,号王公堤,一名南堤。又明知县郭玉筑东岸,插柳于上,俗呼为杨柳岸。”康熙《福山县志》卷一《山川志》载:“清洋河,在县东十余步,发源于栖霞翠屏山,东由义井南绕水都,复转而北直流于海……堤在城东南,自青龙山经城东面北至邑厉坛,竟三里,高一丈二尺,阔一丈,知县段坚所筑。千户王钰载柳树千株于堤外,于是城垣居田赖以安固,人号王公堤。”

  段坚,《明史》卷281《廉吏传》有载:“字可大,兰州人。早岁受书,即有志圣贤。举于乡,入国子监。景泰元年,上书请悉征还四方监军,罢天下佛老宫。疏奏,不行。五年成进士,授福山知县。刊布小学,俾士民讲诵。俗素陋,至是一变,村落皆有絃诵声。成化初,赐敕旌异,超擢莱州知府。期年,化大行。以忧去,服除,改知南阳。召州县学官,具告以古人为学之指,使转相劝诱。创志学书院,聚秀民讲说《五经》要义,及濂、洛诸儒遗书。建节义祠,祀古今烈女。讼狱徭赋,务底于平。居数年,大治,引疾去。士民号泣送者,逾境不绝。及闻其卒,立祠,春秋祀之。”

  康熙《福山县志》卷四《名宦志》也载:“段坚,陕西兰州人,天顺三年由进士任本县知县,六事克修,百废俱举,一时士民居然有礼让之风,擢晋莱州府知府。”记载内容基本相同。此后,历代重修《福山县志》,都将段坚收入《名宦志》中。

  王钰,康熙《福山县志》卷四《职官志》载:“王海,直隶苏州人,永乐间备御中前所,王钰,海之子,景泰六年袭。”所谓“备御中前所”就是“备御中前千户所”的简称,王钰,就是明朝设在福山的备御中前千户所千户。根据明代地方军事制度,千户所分守御、备御、军民三种,明洪武四年,分莱州卫右千户所设福山千户所,以福山县城为所城,至洪武十年,撤莱州卫右千户所,调登州卫中前千户所于此,设正、副千户5员领之。

  郭玉,据康熙《福山县志》记载,郭玉直隶吴桥人,明成化十年至成化十五年(1474-1479),任福山知县,置生死不顾,亲临现场。

  段坚、王钰、郭玉,都是明代中期福山的地方官员,在任期间,为民造福,人民用“长堤新柳”作为“八景”之一来纪念他们。

  萧文蔚《新柳长堤》:“不让苏公万柳堤,金梭乱掷是黄鹂。更余林外春波皱,一片沙明白鹭栖。”

  谢乃实《长堤新柳》:“城边春晓绕芳丛,万柳堤中一路通。笼岸已惊溪尽绿,隔条忽讶杏偏红。波光摇荡轻鸥鸣,树影参差夕照中。队队黄鹂歌不尽,似将谢雪咏东风。”

  范模山《长堤新柳》:“散布到南堤,风从面过,树与肩齐。白鱼轻跃,黄莺乱啼。踏遍东西,云木沈沈春锁住。张绪少年,常为此栖栖。”

  谢乃实,前清人(1652-1715),籍贯福山县西关,是福山明清七十五进士之一。乾隆三十七年(1772),京城博物馆纂修的《四库全书》,将谢乃实的诗文杰作编入其目,成为当时烟台入选《四库全书》的第一人。

  康熙年间,福山西关人谢家兄弟谢乃实、谢乃果双双考中进士,谢乃实授江苏睢宁知县,谢乃果授河南宜阳知县。

  谢乃实回家省亲,谢乃果已告老还乡,受守制进士之托来办一个案子。谢乃果带着好酒好菜约谢乃实到清洋河旁饮酒对诗。谢乃实不动声色,就是不提案子的事。

  三人一边喝酒,一边叙谈。谢乃实今天格外安闲,一会儿从天气谈到地方风情,一会儿又从此地汉墓说到大运河,讲得津津有味。谢乃果却沉不住气了,一面随声附和,一面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

  突然,谢乃果提议要行个酒令。谢乃实满口答应道:“请出个题目吧。”守制进士道:“今日没带骨牌,我们各写一字,写字行吟,据字吟诗,吟不出,罚酒。吟得出,共同举杯祝贺。”他们手指当笔茶水当墨,谢乃实写了个“湘”字,谢乃果是个“溪”字,守制进士是个“清”字。

  谢乃实道:“二位大人请先吟吧。”他二人让谢乃实先吟,谢乃实不再推辞,说了声“献丑了”,就指“湘”字,吟道:

  他们二人一听,知道谢知县不但开口就堵大门,而且大气儿训人,不由怒上心头!这时,守制进士道:“谢大人出口成章,言辞巧妙,祝贺祝贺!”三人一饮而尽。放下杯,谢乃实向谢乃果说:“请!”谢乃果看着“溪”字吟道:

  这时谢乃实又催守制进士作诗,他斯文地客气一番,指着“清”字,一板一眼吟起来:

  谢乃实急忙更正:“年兄差矣,去‘水’添‘心’应当讲‘情’的‘情’字。”守制进士忙道:

  “且慢!”谢乃实没等他说完,从他手中接“清”字,又用手指蘸酒,在桌子上“唰唰”地写了个碗大的“情”字,琅琅地说: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带领人民在清洋河中段,修建了烟台最大的门楼水库,修建了橡皮坝、挡水墙、回灌井,清洋河几十年无凶。现在的清洋河,杨柳依依,三桥庄美,特别是夜晚那十里灯火,宛如一条火龙,把个清洋河妆扮如画,成为烟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孙德科,烟台市福山区作家协会主席,烟台市作家协会理事,烟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代表。获烟台市第十三届文艺创作奖,其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于多家报刊杂志,曾和吕伟达共同编写的电影剧本《敬礼 检察官》被拍成电影,在央视六播放。

  1、作品必须原创首发,投稿即默认授权发表,题材不限。要求500字以上,以WORD附件形式发至投稿邮箱,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文责自负。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tengcha/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