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个人得失 >

分析伊拉克战争得失美国最终给伊拉克人民留下些什么?

归档日期:09-20       文本归类:个人得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有人写过一篇文章叫做:“美国给伊拉克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很好的阐述了这个问题!

  伊拉克境内最大省份安巴尔省(Al Anbar)沦陷,第二大城市摩苏尔(Mosul)和伊拉克前领 导人萨达姆(Saddam Hussein)故乡提克里特(Tikrit)失守,占据伊拉克北部大片地区的武装“伊拉克和伊凡特伊斯兰国”(ISIS)攻势不减,首都巴格达岌岌可危。广阔国土落入敌手,数以万计的国民一夜之间成为难民,中央政府无力解困。这让全世界都明白,美国在伊拉克多年来的经营事实上已告失败。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媒体开始争论“这次又是谁丢了伊拉克”?

  “伊拉克叛军进逼首都巴格达”的标题十分准确的诠释了伊拉克如今所面临的局面----国将不国。伊拉克各大民族和教派组织的最新动作,令人担忧该国什叶派、库尔德人和逊尼派地区事实上的分割深化。“伊拉克作为一个国家即将崩溃,”曾担任伊拉克驻联合国副大使的伊斯特拉巴迪(Faisal Istrabadi)如此表示。《外交政策》杂志更是明确地提出:第三次伊拉克战争已经开始。

  伊拉克局势急剧恶化之时,外界目光聚集在始作俑者----美国身上。这个曾经在2003年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入侵伊拉克的超级大国,在错误的时间,用错误的情报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8年后美国再次在错误的时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了伊拉克,最终导致这样一个错误的结果。2014年,外界终于看清楚了美国到底给伊拉克人民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美国官方并拒绝评估美国对伊战略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但舆论并不会放过它。《纽约时报》毫不客气的指出奥巴马的政策失败了。《外交政策》杂志批评奥巴马将美军从伊拉克完全撤出实际上并没有结束伊拉克战争,而现在美国正在付出代价。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纵然推翻了一个独裁的萨达姆政权,但是却没有很好地在当地建立一个新的秩序,新成立的什叶派政府并没有得到失去特权的逊尼派的信任,美军维持下的秩序掩盖了伊拉克国内的教派矛盾,而当美军撤离之后这些矛盾就成为了伊拉克国内的主要矛盾。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则以一篇《美反恐战争“烂尾楼”害苦中东》直指美国。文章指出,美国在大中东地区留下一处处反恐战争以及“民主革命”的烂尾楼。伊斯兰世界陷入罕见的大范围动荡,萨达姆被西方当作“大流氓”除掉了,伊拉克的“小流氓”们蜂拥而起,国家大乱。利比亚在欧美有“半疯癫”之称的前领导人卡扎菲被打死,如今整个国家陷入“半疯癫”状态。文章批评美国从中东抽取了太多利益,导致了整个地区极度的政治贫瘠,在中东最困难的时候“跑路”极不道德。与此同时,也提醒美国,中东极端势力对美国和西方已结“世仇”,这个世界总体看越来越小,美国其实“无处可跑”。

  伊拉克也的确再次成为让奥巴马头大的问题。共和党指责是奥巴马的外交失误导致目前的伊拉克危机,而则说,一切都是小布什2003年入侵伊拉克导致的恶果,“一场暴行会引发另一场暴行”。在这场“谁失去伊拉克”的相互埋怨中,美国这么多年来共和党的外交政策都遭到重新质疑和审视。甚至连俄罗斯都告诉美国:早就警告过你了。

  在口诛笔伐美国在伊拉克打开“潘多拉魔盒”的同时,马利基政府的无能同样遭拍砖。专栏作家扎卡里亚说,失去伊拉克的是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他辜负了这个国家,而小布什则是马利基的推动者。《纽约时报》则评论指出,奥巴马和共和党人都要承担伊拉克国家崩溃的责任,而马利基政府也无法推脱其过错。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分析人士拉姆济·马尔蒂尼认为,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之后,伊拉克政府犯下的“最大错误”是没有把促使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和解提升至更高的优先等级。

  更为错误的是,马利基政府边缘化逊尼派的政策使得逊尼派武装逐步被弱化,前政府的军事人员被拒绝进入新政府,一大批专业化的军事人员最终在极端武装组织里“另谋高就”,伦敦政经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法瓦兹·葛吉斯表示:“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名萨达姆时期身经百战的军官加入了ISIL。”这意味着,如今的ISIL是一支训练有素、了解伊拉克的军事力量,其领导人甚至比伊拉克政府军高层更有条理、更懂战术、更精于作战。

  伊拉克内战,恐怖组织的再生,怎么办?马利基政府向美国求助。然而,当肆虐伊拉克人民的时候,奥巴马政府只给予马利基政府“不温不火”的支持,遮遮掩掩地说出“不排除实施任何选项”。美国国务院12日宣布向伊拉克追加1,280万美元援助,但强调不会派地面部队干预局势。然而,沙特、伊朗和土耳其都盯着美国的反应。各方压力下,美国五角大楼14日证实,美国国防部部长哈格尔已下令布什号航空母舰当日内由北阿拉伯海驶入波斯湾海域,以随时应对日益紧张的伊拉克国内局势。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问题学者田文林认为,美国直接出兵可能性不大,北约对此也不热心。如果伊拉克局势乱到一定程度,伊朗作为邻国介入伊拉克的可能性也在增强。这将使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继续上升。而这并不符合美国防止伊朗成为地区大国的考虑。

  的确,奥巴马留给了中东一个烂摊子,而且自己还不想去收拾这个烂摊子,从某种意义上讲,离开了伊拉克的美国给中东留下的一大块的权力真空。逊尼派为主的沙特开始担忧什叶派的伊拉克和伊朗走近,伊朗则在美国走后加强了与伊拉克的关系。《华尔街日报》称,在过去十年里,伊朗在金融、政治、军事等领域对伊拉克进行全面投资,以确保战后的伊拉克与其形成一个什叶派穆斯林领导的强大联盟,即“中东新月带”。

  这一次伊拉克什叶派政府受到挑战,首先站出来的就是伊朗。伊朗总统鲁哈尼日前表示如果伊拉克政府请求,伊朗将帮助伊拉克。英国广播公司称130名伊朗革命卫队成员已经进入伊拉克帮助军事训练。在马利基政府时期,伊朗与伊拉克政府的关系十分亲密。鲁哈尼甚至没有排除与美国合作对付“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可能性。不过伊朗的行动很大可能会引起中东另一个大国----沙特的警觉。

  中东什叶派政府当中,伊朗无疑是首屈一指的,而沙特则是逊尼派政府中的第一大国,而且在阿拉伯之春后,沙特具备了争夺中东领袖的地位。叙利亚是伊朗和沙特“斗争”的第一大战场,沙特为首的海合会不仅给叙利亚反对派提供资金,还援助了大量的武器装备,而伊朗则是叙利亚政府军的背后力量。而这一次伊拉克局势的恶化只不过是叙利亚局势的外溢表现之一。

  事实上在伊拉克内部,效忠于自己的民族宗教派别而非国家,是很多伊拉克人的真实想法。伊拉克当局与什叶派以外派别关系不佳,令其很难组建一个统一的反恐阵线。而在域外,沙特和伊朗的争夺也让伊拉克政府很难下定决心从伊朗争取支持。伊拉克就像是被遗忘的国度一样,国际社会似乎毫无办法,任由其自生自灭。

  展开全部首先这绝对不属于正义的战争,有可能的目的繁杂我也无法理清,但是以基本的历史唯物主义看不管美国最后得到了什么,布什也都是因为自身利益才发动战争的.

  展开全部美国政府不顾国内外强烈反对,一意孤行地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在伊战爆发5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诸多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这场战争使美国在人员、经济、政治和国际声望等方面付出巨大代价。伊战究竟如何收场,美国各界也在争论和反思。多数人认为,伊拉克战争5年来已成为美国之痛。

  美国著名时政记者卡普兰指出,如果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那么战争胜利的标志应是实现发动战争的政治目标。从这个角度看,伊拉克战争无法取胜。

  众所周知,布什政府发动伊战的表面理由是消除恐怖威胁,但深层动机一是在中东推行美式“民主”,二是扩大美国战略利益。但5年过去,战争达到的唯一目标似乎只剩下“推翻萨达姆”了。

  伊战爆发以来,美国面临的恐怖威胁有增无减。美情报机构去年7月发表的报告承认,“基地”组织正卷土重来,并已获得对美本土发动袭击所需的大部分能力。伊拉克则动乱不止,成为孳生的温床。伊拉克新政府迄今无法独自履行维护国家稳定和社会治安的基本职能。对伊拉克民众而言,和平安宁的生活仍然可望而不可即。

  在战略上,伊拉克战争使美国的宿敌伊朗在中东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而且,战争限制了美国应对世界其他挑战的能力,使美国在外交上陷入被动。德国《时代》周报社长约弗指出,伊战降低了美国的战略地位。驻伊美军作战场景[资料图片]

  《纽约时报》记者、两届普利策奖得主彭斯指出,为伊战的巨大付出,早已超出了美国人心目中的“合理代价”。事实上,美国民众还在不断为伊战付出生命和经济代价。最新民调显示,63%的民众认为伊战不值得打,而60%的人认为发动伊战是个错误。

  迄今,美军在伊拉克已死亡近4000人,伤残近3万人,约10万名曾在伊拉克服役的军人被诊断出患有心理疾病。按照美国国会估算,到今年9月,美国用于伊战的开支累计将达6070亿美元,是布什政府原先估计的10倍,如果加上治疗伤员和偿还债务利息等隐性开支,伊战的开支将更为庞大。

  毫无疑问,伊战使美国实力受到拖累。在硬实力方面,美国霸权的主要支柱——军队因伊战而兵力紧张,装备损耗严重。调查显示,美军六成校级以上军官认为,与5年前相比,美国军事实力受到削弱。在软实力方面,调查显示,美国的声望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明显下滑。驻伊美军虐囚、滥杀无辜等各种丑闻频发,遭到世人谴责。

  更何况,美国发动伊战未经联合国授权,师出无名。其所指控萨达姆的两大罪状——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串通,至今查无实据。因此,美国的国际公信力大打折扣。乔治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伊战,美国的领导能力已受到不少盟友的质疑。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国际事务中心主任罗森巴赫等许多专家认为,从目前态势看,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很可能仍要持续下去,少则4年,多则7、8年。与此同时,厌战早已成普遍情绪,美国政府面临的撤军压力也会越来越大。美国朝野也在思考,伊拉克问题的最佳出路在哪里?但由于出发点不同,各方迄今仍莫衷一是。

  布什总统、军方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都力主坚持原有政策,将伊战进行到底,直到最后“获胜”。布什在伊战5周年之际仍然坚称,这场战争“值得打”。分析人士认为,如此一来,美国必将在伊拉克越陷越深。

  总统参选人奥巴马和希拉里都主张尽快开始撤军,但他们拿不出使公众普遍信服的具体实施方案。一些民间反战人士和独立人士如“反战母亲”希恩和著名左翼知识分子、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乔姆斯基等则呼吁,美国不仅需要立即撤军,而且要放弃热衷输出“民主”、“自由”和干涉别国事务的“帝国思维”。

  但是,作为整个国家而言,美国很难做到这种“触及灵魂深处”的反省。这也从一个更深的层次说明,为什么伊战久拖不决,悲剧难以结束。

  美国人的到来阔宽了伊拉克的对外交流渠道,消极的促进了伊拉克的经济发展,美国通过维护和平的幌子表面是对伊拉克恐怖份子的扫荡,本质上是对伊拉克石油的侵占`留下了资本主义剥削的实质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rendeshi/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