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革命战争 >

贺子珍长征途中三次怀孕?驳马鼎盛几条反毛恶毒谣言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革命战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造谣的一张嘴,辟谣的跑断腿。但是,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他为中国革命牺牲了六位亲人,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缔造了新中国,让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能漠视自己的恩人被肆意造谣污蔑;思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指导人民革命的指路明灯,任何有正义感的进步人士都绝不能容许反动派熄灭这盏明灯。

  马鼎盛1949年出生于香港,是粤剧大师马师曾和著名爱国艺人红线女的儿子。新中国成立后,马的父母抛弃香港的荣华富贵,回到广州为新中国创建粤剧事业。马鼎盛现在是香港军事评论员、凤凰卫视主播、中国近代军事史学会会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客席研究员。就是这样一个作为广受群众爱戴的爱国艺人之子的马鼎盛、就是这样一个从职业来看理应是求真务实表率的马鼎盛,多年来却利用知名媒体人公器,在凤凰卫视和新浪微博上制造、传播了一个又一个污蔑毛主席的恶毒谣言。

  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凤凰卫视的高层背景,其本意是作为国际化宣传的窗口,而今事实上却成了公知言论“出口转内销”的平台,杨锦麟、闾丘露薇、马鼎盛、吕宁思等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例如,2015年初,闾丘露微发出了惊人的“殖民地人民无曲辱”论:“丧谁之权、辱谁之国?百年屈辱不是人民的屈辱,而是统治者的屈辱!人民没什么好屈辱的,问问香港人,有几个感到屈辱的?有几个不想要英国护照、并继续屈辱下去?是哪国人不重要,是不是人,很重要”!发出如此言论,不是汉奸又是何物?!

  与杨锦麟、闾丘露薇、吕宁思时常发出公知言论相比,马鼎盛可谓有过之而不及,制造传播历史谣言,反毛、、粉蒋、媚美几乎是马鼎盛“信手拈来”的“家常便饭”。

  借到文革前这段时期党内路线分歧攻击毛主席,马鼎盛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2006年7月5日,正在中国人民纪念建党85周年之际,马鼎盛在凤凰卫视称,“在庐山会议上压制不同意见,对彭德怀进行打击”;2011年1月25日在《开卷八分钟》节目中,马鼎盛又绘声绘色地描述彭德怀如何为民请命,“在和真理之间,他选择了线日,反毛小丑去世之际,马鼎盛又借机把攻击矛头指向主席和党中央领导的:

  结合文章开头提到的马鼎盛在今年4月7日的微博的说法:“其实这次中央会议由主持,已退居二线的没必要参加,毛擅自改变中央会议程序”我们可以看到马鼎盛之流把双重标准玩的是多么的溜。

  在执行中出现了问题,马鼎盛之流就只字不提毛主席“退居二线”,把出现的错误全部扣在毛主席身上;党内出现路线分歧了,毛主席出来纠正,马鼎盛之流就指责“毛擅自改变中央会议程序”,“已退居二线的没必要参加”。既然已经退居二线了,凭什么又让毛主席承担错误呢?两厢比照,马鼎盛之流自己不觉得荒唐可笑吗?

  今天的党史研究者普遍采用毛主席“退居二线月,当时高岗事件影响很坏,开始主持日常工作,确定了“接班人”的地位。

  “接班人”只有一个,但那时中共中央实行的是集体领导,处在“一线”有很多。有的同志身在“一线”,不争“接班人”,比如周总理;有的同志身在“一线”,却要争“接班人”,比如高岗。划分一线、二线,是从具体工作职能上来区分的:一线执行具体事务,二线把握大的方向、方针,二线与一线实际上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这个二线就根本不是“退居二线”,而是“高居二线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意不再担任国家的主席的提议,选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从法律上确认了同志的“接班人”地位。这时,同志其实是已经处在了二线位置,而毛主席则是已经“高居三线”了。

  毛主席当时的安排和打算是其他领导同志可以承担更多的具体事务,自己抽身出来多做一些理论工作,亲身做一些调查研究(已经有了骑马考察黄河的打算),思考更加长远的国家战略方向问题。但后来具体工作的执行效果并不好,先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左”的偏差,毛主席最先站出来纠左。

  马鼎盛反复拿彭德怀59年在庐山会议的经历说事,攻击毛主席。事实上,彭德怀“上书”是完全肯定成绩的,“纠左”基调远没毛主席在彭“上书”之前的会议上讲的狠,只不过上书之后彭又出现了争权的苗头(同谁争其实很清楚,他当然不可能同毛争),这是毛主席比较忌讳的,所以庐山会议到最后转成了批彭,这段历史可以参见前天我们发表的文锋的文章:《合作还是分歧?毛彭关系考》。

  1959年-1961年内外交困进入了“三年困难时期”,62年七千人大会毛主席站出来主动替当时在一二线执行具体工作的主要领导同志承担了责任。但是,62年之后,一线一些人开始搞“三自一包”,刮起了“单干风”,这等于是动摇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搞倒退,大政方针出现了偏差,这种情况下毛主席能不主动站到一线去争吗?

  毛主席从来不为自己争权,以他的威望他也完全没必要去争,但关乎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事,毛主席又岂能不争?有人当然希望毛主席真的是“退居二线”,做个甩手掌柜,不问一线具体事务,这才恰恰是违背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抛开集体集中领导,搞分散主义、独立王国。

  违反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早已经出现了苗头,1953年5月19日,毛主席在《关于用中央名义发文件、电报问题的信和批语》中,就批评了过去几个月未经他本人擅自发文件的错误行为。1959年,毛主席纠左的指示传达不下去,一线有人说会“打击群众的积极性。”这才有了毛主席1959年3月-5月那著名的六篇“纠左”的《党内通信》,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人阻挠毛主席《党内通信》的传达。

  马鼎盛口中提到的1964年的那次会议主要讨论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问题,毛主席还是党的主席,开会不通知毛主席参加,这难道不是违背组织原则?会上,毛主席批评了关于运动的性质是“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党内外矛盾的交叉、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交叉等提法,提出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另外,他还批评了北京有两个“独立王国”社教运动本来应该应该是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实际执行中变成了整基层干部和群众,这种偏离大方向的行为毛主席能不出面制止?

  毛主席后来在1966年10月25日的讲话中指出,“我处在第二线,别的同志处在第一线,结果很分散。”

  究竟是谁“擅自改变中央会议程序”,事实不是很清楚吗?马鼎盛之流拿一线二线说事,颠倒黑白,真是无耻至极!

  2016年3月8日,马鼎盛发的这条微博,则堪称下流无耻、卑鄙龌龊到人神共愤的境地:

  毛主席的家庭生活不是不可启齿的,人类这点“秘密”自人类诞生时就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人也不是清教徒。但马鼎盛编造贺子珍在长征“怀孕三次及流产两次”的谣言,其用意是非常恶毒的,那就是指责毛让十万红军禁欲、自己纵欲。

  事实上,毛主席的夫人贺子珍在长征途中没有与其丈夫一道行军。按规定夫妇不能在一起,而且这个规定很严格。参加长征的红一方面军中只有36名妇女干部,女护士和女勤务兵也寥寥无几。但并非其他各军都是如此。四方面军就有2000名妇女,还组成一个妇女独立团,该团在长征中曾经历了一些殊死的战斗。

  有关妇女的规定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朱老总及其23岁的妻子康克清。在长征中,他们几乎一天没分开过,但这有其特殊的原因。康是战士、优秀的射击手,身带两支手枪和一支毛瑟枪。有时她肩扛三四支步枪,以帮助劳累的战士,从而做出了表率。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时,贺子珍已经怀孕了几个月,第四次反围剿前,毛主席已经被剥夺了军权“赋闲”,这个时期与贺子珍有夫妻生活完全是人之常情。长征出发前,毛主席和贺子珍就将自己的儿子毛毛交给了苏区的一个老乡收养。

  长征出发以后,贺子珍由于已经怀孕,便与大多数妇女一起被分配在董必武董老带领的休养连,与毛主席能见面的机会都是极少的。贺子珍的这胎分娩是在1935年2月中旬的长征路上,当时在云南扎西镇一个叫白沙的小村外面,红军正与进行激烈的交战,等人为贺子珍接生。随后,为了不给长征队伍增加负担,贺子珍就忍痛将孩子送给了当地一个农户收养,没有留下任何标记。当时已经重回红军领导岗位的毛主席在前方指挥战斗,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能见上一面就永远分别了。

  1935年4月23日,红军总卫生部休养连来到盘县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中午时分,天空响起了嗡嗡的飞机声,警卫员急忙让贺子珍隐蔽,但她不顾个人安危,组织伤员隐蔽,为了保护别的同志,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飞来的弹片。当时的医疗条件非常差,贺子珍深入体内的弹片根本难以取出,长征的后半程,负伤贺子珍基本上是在担架上度过的。这种情形下,陷入繁忙战斗指挥任务的毛主席与贺子珍见面都极少,又怎么可能与贺子珍过夫妻生活?贺子珍的身体状况也完全不允许啊?对这段历史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不可能相信这个谣言。

  但是,马鼎盛的这个谣言说的有板有眼,网上关于贺子珍长征途中怀孕三次的谣言更是流传甚广,蒙蔽了不少完全不了解历史的群众。

  1937年的1月中旬,在陕西的保安,贺子珍生下了下一胎,是个女婴,毛主席取名“娇娇”,就是现在还健在的毛主席的女儿李敏。而在1935年10月,中央红军已经抵达陕北安顿下来。毛、贺之前的孩子要么已经夭折、要么已经送人,1936年毛主席与贺子珍过夫妻生活也完全符合人之常情。

  毛主席和贺子珍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牺牲,马鼎盛这样的无耻之徒竟然还要往伤口撒盐,借毛主席的私生活,编造如此龌龊下流的谣言攻击毛主席,还有一点点人类的良知吗?

  马鼎盛反毛已作恶多年,其编造、传播的历史谣言非常多。以上两条流毒甚广,出面揭露的人却不多,因此笔者才花费了一些力气整理批驳,希望网友们多多传播。

  马鼎盛制造传播的反毛、、粉蒋、媚美的言论还非常多,但相对而言,这类谣言已经被广大网友多次批驳,就比较容易辨识了。

  例如,2010年8月9日,马鼎盛在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节目中叫嚣:“也会打败仗,这就是以前讲都不敢讲的,一讲不就从神坛上掉下来了吗?”关于“造神论”马鼎盛还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文章《不是中共“一大”代表,党史文件迟早公开》,称“在中共档案里仍保存的绝密文件,记录了中央内部的矛盾和斗争”“几十年来,为了造神运动,把吹捧为中共的缔造者,历史的真相是老毛连中共成立的一大代表都不是”。

  2012年1月,马鼎盛在他的博客里转述了人民网的一篇《现场目击者见证毛岸英牺牲真相》。马鼎盛转述的内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毛岸英牺牲时正在吃朝鲜大苹果。马鼎盛的博文里称毛岸英是“太子监军”,还把毛岸英描述成一个不遵守防空纪律的人,也就是说他的死不值得同情这与“蛋炒饭”等攻击毛岸英烈士的手法非常相似。

  2013年1月8日,马鼎盛发了一篇《周恩来死得惨八零后不能忘记》,造谣说:“周恩来惨死不但在肉体上痛苦,在精神上的折磨更是痛彻心肺”。而且死后“灵堂设在医院”、“竭力降低悼念活动规格”。

  2014年7月23日,马鼎盛在其博客发文《世界大战反人类、警惕社会帝国主义复活》,妄称“列宁主义的主义理论是帝国主义是战争的根源,只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新型国家能够消灭帝国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历史证明列宁撒了弥天大谎,他老人家执政几年令俄罗斯内战外战不断,他的继承人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同希特勒德国一样成为世界战争策源地。”

  2014年9月16日,马鼎盛在其微博“粉蒋”称:“抗战十大经典战役,其中九大战役都是蒋中正的国军所打可见当年指控蒋介石在八年抗战中保存实力的结论是颠倒黑白,歪曲历史。”

  2018年8月8日,马鼎盛在其微博造谣称“斯大林继承沙俄的侵华传统,屡次出兵入侵中国新疆”,后来“蒋中正驱逐苏联红军的机械化红八团,相机收复166万平方公里新疆国土,今天青少年读百年民族屈辱历史,容易忽略这一页”。

  2011年04月25日的《羊城晚报》刊登了马鼎盛的文章《中国造航母像小姑娘开悍马我反对》,反对辽宁舰服役,硬说中国不是海洋大国,是一个“小姑娘”,不需要航母。

  2018年9月26日,马鼎盛撰文《美台3亿军售是大陆文攻武吓的成果》,公然为美国对台军售洗地,称“美国近日批准对台军售案,金额3.3亿美元,如果有人以为这宗军售是美台得计,那只是表面现象。台军千辛万苦才捡些破烂,恰恰是大陆文攻武吓的成果。”

  纵观马鼎盛的种种言论,将马鼎盛定性为“汉奸”毫不为过。但这个汉奸却又是极其狡诈的,经常关注马鼎盛的人都知道,顶着所谓的“军事专家”的头衔,马鼎盛的宣传方略就是:1、宣扬美国不可怕、美国非常害怕中国,鼓动中国热血青年在远未准备好的时候就向美国挑战;2、宣扬俄国不可信,打压中国和俄国结盟共同抵抗美国现实威胁的民意;3、宣扬日、印等国威胁大过美国,将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从美国身上移开。

  遗憾的是,马鼎盛至今还是凤凰卫视的红人,大陆的某些媒体也把马鼎盛奉为座上宾,屡屡为其反动言论提供传播平台,这是何等的悲哀。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mingzhanzheng/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