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革命战争 >

历史铭刻着伟人的功绩(创作心语)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革命战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辛亥百年祭”丛书(作家出版社出版)所录者为一百多年间人与事。其人物也众,其事件也繁,且为世纪之交,新旧杂陈,斑驳陆离可知。笔者以康有为、梁启超、袁世凯为传主,记其生平之跌宕起伏。窃以为,有此三公则旧朝崩坍、民国初生之风景大备矣!

  每每念及古希腊贺拉斯“时间磨灭了世界的价值”一语,便心有震颤。我们寄居的世界一旦失去历史的缤纷万象,其厚重与智慧顿没,其价值几何?因此,中华大地一百年前之苦风凄雨,晚清当国者的愚顽贪婪,不能不记。是时也,民不聊生,国将不国,中华大地上遍布悲愁困苦、焦灼愤怨之干柴,忧时伤国之人心备受拷问:中国,你在等待什么?“始憬然已觉”者何在?面对着中华民族史上鲜有的几近亡国之耻辱史,人们渴望变革,希冀着有光于黑暗中烧出一条裂缝来,有能使干柴成为烈焰的精神之火的迸射者,可以寻觅救国图强之路。

  无论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在任一沉闷幽暗之历史时期,期待也者,憬然而觉者,皆离不开伟人之精神火光。中国的期待,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近代西方之思想及科学知识,自明代传教士及徐光启等先行者开启蒙之始,又经历清王朝近三百年的堵塞、苟延,其间虽有短暂之洋务运动兴起,也曾有过“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呼唤,以及从陈腐守旧中拔起而放眼环球的星火闪烁,若林则徐、魏源、龚定庵等,无奈都随即为暗夜吞没,昏聩依旧,腐败依旧。

  直至康有为先是于万木草堂讲学课徒,广布知识,再以《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力拔封建专制赖以维持之千年道统,若春雷之先出,风暴而继作。康梁“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百日维新”,拨亮文化与精神之火光;谭嗣同“去留肝胆两昆仑”,信念凿凿;孙中山、黄兴等亦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口号,奔走起事,倡言革命。

  想起卡莱尔所言,所谓伟人就是“离开了他干柴就不会燃起来的火光”,而“一代人最糟糕的征兆莫过于对这一精神之火光的普遍无视”。善哉斯言!倘若没有精神之火光,何以让形同死灰之人心激活跳跃?何以使沉闷死寂之社会稍有活气?又何以显露腐朽败亡之原形?谈何变革!谈何图强!谈何新民!

  有论者谓所有的伟人都是孤独的,此其心境也,然其必有言说,必有论著,其文扛鼎,其思浩荡,文起百年之衰,思接千载先贤,云何独孤?伟人之诞生,必经历漫长岁月之磨砺,中西文化之累积,且必具有非凡之天资,蓄之既久,刚柔相摩,火光出矣。干柴既成烈焰,一个或几个伟人的身后必定是一群仁人志士,应先知之声而共鸣之。民国,乱世也且短暂,然各种人物,各有心性,各具怀抱,各领风骚,其思想之活跃,识见之高远,著述之丰富,人物之众多,为后世所叹,且皆具共同之愿望:救民于水火,富强我中国。

  钩沉茫茫史料,笔者似乎得见,伟人既非圣人亦非完人,其先知先觉,能发精神之火光,大异常人;而举凡七情六欲,则无异也。更有可称之伟人的另一面或有可能是罪人,但因为他们发出的火光,或因其开辟之功,历史总是铭刻着伟人的功绩。

  当历史的某一时期开启,在火光的召唤下集结起民众的大队,伟人的传记便因之而更加丰富,后来人一读再读,撷取其中的若干片断,人物行止,文字语境,可以为镜,可以外视内省,可以悲声落泪,可以会心一笑……如此这般,我们的七尺之躯便承接于历史中了。

  抚今思昔,不过百年,然哪有比忘我民族曾有之先知与伟人更可叹?更可悲者?翻开书页,其春秋更替、风雨晨昏中的一枝一叶,倘能使读者诸君与任公共一叹:“史也,史也!”则笔者万幸,书之不尽。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mingzhanzheng/1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