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革命英雄主义 >

怎样看待西方人的英雄主义

归档日期:10-20       文本归类:革命英雄主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您说的这一些,我有过一段时间的考虑。英雄对于美国人来说,并不是救世主。相反,更是一种补充,是在对于法律和秩序无法完成的一些事物的补充。比如林肯,虽然他完成了黑人的自由,但是他并不是英雄。美国人尊重他,但是并不是因为他是英雄而尊重他。因为,在他们的信念下,即便林肯没有完成这一使命,也会有后来人跟上。如果一定认为他是英雄的话,或许可以这样理解。能够真正给多数人带来幸福,却有不影响小部分人利益的人都是英雄。比如克林顿,虽然他的拉链有问题,但是他带来的一段时期连续的经济增长让美国公民获益 ,也可以称为英雄了。因为我对这个问题有过一段时间的思考

  英雄主义的发展,必然导致的后果就是私力救济等行为的泛滥,而之后的必然结果就是国家公信力丧失,对一个文明社会来说,是一个无法遏制的灾难

  展开全部每个男人心中都或多或少存在着能够主宰世界、伸张正义的英雄主义和救世情结,而美国人尤甚。美国的漫画业也许不算是最发达的——日本的漫画产业要大于他们,但绝对是最男性化的。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夜魔侠……在以Marvel为代表的美国漫画中,充满着形形色色的孤胆英雄。

  《24小时》在九年前开创先河的,不仅仅是“屏幕上的故事根据真实时间发生”这样一种艺术表现形式,更是孤胆英雄的类型角色在美剧中的抢滩。

  基弗·萨瑟兰扮演的美国反恐情报部门CTU的特工人员杰克·鲍尔,他拥有绝对硬的拳头和绝对硬的命。在剧中,他只会受伤,决不会死;无论他受什么伤,都不会影响行动;面对死不开口的嫌疑犯,他的所作所为会比最恐怖的更恐怖;他所作的决定,不但会遭到对手最不择手段的反抗,更会遭到自己人最激烈的反对。

  这是一个全知全能全无敌的角色。如果《24小时》是一款游戏,那么,其中的杰克·鲍尔的状态,可以被称之为“上帝模式”。确实,他的表现和上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解决所有问题——而且,都在七天之内。

  杰克·鲍尔和超能英雄们,他们是美国漫画英雄们在电视荧屏上的化身,他们让人们在漫画和电影之外的空间,也能够找到满足漫画英雄梦的载体。和以超人为首的漫画英雄不同的是,他们不再拥有现实与英雄两种状态,遇到危机时也不需要到处寻找电话亭换装。他们充满英雄主义的超能力和貌似寻常的外表,生于一体,浑然天成。电视相对于电影的平民色彩,电视剧更受制于拍摄成本的特点,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缩影式的体现。

  相比电影,电视剧的劣势是成本低,不利于特效制作;优势则在于时间更长,更有利于剧情的铺展和人物性格的塑造。在表现英雄主义这一点上,美剧显然可以比电影做得更充分。

  杰克·鲍尔的英雄主义的背后带有国家主义的浓重的影子。鲍尔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为了国家安全,他可以不顾法律约束,可以对嫌犯动用私刑,甚至可以对着自己的上司下手(第三季中,为了拖延时间,他甚至接受了的要求,枪决了自己的上司瑞恩·查佩尔)。但与此同时,当自己的妻儿身处险境时,鲍尔又往往动用双重标准,网开一面。

  体制规则和英雄主义的悖论,国家利益与个人情感的矛盾,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冲突,构成了杰克·鲍尔在这七季中戏剧冲突的主体,也构成了美剧对英雄主义更全方位的解读。

  为了国家利益,杰克抛头颅洒热血,他的妻子被杀害、女友被绑架导致精神失常、女儿屡屡涉险,以至杰克为了她的安全不得不自我放逐,不与女儿相见。有人统计,杰克在每一季的24小时内都要杀死多达几十人,而他身边的人则几乎无一幸免。然而,“命犯天煞孤星”,这恰恰也正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迷人之处。在第三季的最后,杰克窝在车中回想一天之内的生离死别,无声饮泣,悲情英雄的伤痛和落寞,不知打动了多少人的心。

  杰克的“滥用刑讯”是该剧最招牌的戏码,有调查显示,接近八成的观众对“杰克暴力刑讯的戏抱有期待感”,这不但符合英雄主义的理想,而且可以满足9·11事件之后美国民众潜在的情感诉求。与其说这一幕是杰克的招牌场景,不如说这就是《24小时》最初走红的根本原因。杰克的“私刑”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有人开玩笑:杰克应该随身带一打总统特赦令——不管是给他的犯人还是给他自己用,不然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但是,近几季以来,由于美国外交政策的变化,9·11给美国民众带来的伤痛的逐渐平复,尤其是随着奥巴马当政以来一贯推崇的强调人权和怀柔的外交风格的确定,作为一部美国主旋律的电视剧,《24小时》也相应地对剧情进行了调整。在最新播出的第七季中(部分剧本在奥巴马上台后有所改写),编剧开始有意识地调整杰克的行为逻辑,不但大大减少了杰克“刑讯逼供”的镜头,而且剧中的杰克也开始对自己的“暴力公正”进行一定的反思。

  显然,除了满足观众对于个人英雄主义的感官刺激的要求之外,美剧仍然在寻找更为理性和更具深度的表达。无论是主角的造型还是主题的营造,都有着从“超人”向“凡人”过渡的趋向。

  展开全部光明与黑暗,邪恶与正义,上帝与撒旦,二元论的精神枷锁下,西方人需要一个敌人,哪怕是一个假想敌,否则他们无法向自己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是正面的。所以西方的传说神话里永远是有邪恶的敌人的,至于敌人是否真的邪恶并不重要,只要大家都认为他是邪恶的就好,而对抗“邪恶”就成了西方人的精神支柱,所以对抗邪恶的人就成了英雄。

  然而,自从老子写下“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中国人就明白,善恶、美丑、高下、正反是对立统一不可分割的,虽然我们也歌颂弘扬正义,压抑邪恶,抗击敌人的故事,但我们并不妄想将世界的阴暗面完全消除,更不需要强行树立假想敌来证明自己。而是在阴阳协调的情况下,专注于人类的包容团结,专注于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所以,只有在有外敌入侵的时代,我们才会把对抗敌人的人当成英雄;而在更多的时候,中国人的精神支柱是天下大同,带领人们对抗灾害,确保人民生存下去的人就成了中国式的英雄。

  不得不说西方思想的侵袭确实厉害,在西方思想侵略全球的今天,即使是中国这样底蕴深厚的文明,也能在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里看到浓重的西方世界观的影子,民众中也经常可以见到崇洋媚外的拥趸,那就更遑论其他文明了,一些小国家小文明,甚至以“自己的老婆孩子和白人跑了”为荣(比如东南亚,非洲,拉美),这是何等的悲哀与洗脑啊!?

  也幸好中国崛起的快,目前已经能看到华夏文明的世界观开始以更高的境界优势反击西方文化侵袭了。否则当世界全部被西方二元论的枷锁扣住的时候,那就是无尽的内耗的开始。正如之前所说,西方的思想永远需要一个敌人,然后全力消灭它,然后再创造一个敌人,这个恶性循环的逻辑会让人类整体越来越弱,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mingyingxiongzhuyi/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