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革命英雄主义 >

以革命英雄为题的250字作文

归档日期:08-12       文本归类:革命英雄主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个清明节,又一个缅怀先烈的日子。是革命先烈们为了民族独立和国家尊严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的为了彻底埋葬旧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而前赴后继,英勇作战,抛头颅、洒热血;也有的在和平建设时期,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而献出青春和热血。

  曾经,这里刻下了红军屹立不倒的精神!到底是什么使原本弱势的红军冲破反动派的围追堵截,使红军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使红军历尽艰辛,克服险阻也最后走向胜利呢?信念,是千千万万红军心中永存让人民翻身做主人,过幸福生活的信念!为了这心中永存的信念,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浴血奋战。正因为这心中永存的信念,才有了“红军不怕远征难”的精神!正因为这心中永存的信念,红军才有了“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的英雄气概!正因为这心中永存的信念,才有了“亲人送水来解渴,军民鱼水一家人”的温情!

  他们是英雄,他们是路标,他们是丰碑!一个个可歌可泣的事迹,一个个可赞可叹的信念,一个个可敬可畏的军魂!我能不被他们感动,不被他们震撼吗?他们是永恒的,因为信念永存!

  2014-12-28展开全部拿着笔,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有傻傻的发呆,看着窗外稀疏的星星,默数心中的哀伤。

  考试考完了,心中好乱,实在太差了,都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作文竟然历史最差,跟平均分都差了2分,打击,心里似南京大屠杀般悲哀。以往考场作文是我引以为傲的,以至语文考试常常名列前茅,可现在……呵!呵!呵!呵!只有苦笑!笑得好苦,脸是僵硬的,似死尸一般,心也似一汪死水,是的,一汪死水,一汪被人遗忘了的死水!

  考试!一个学期,甚至三年的辛苦!三年的汗水!换来的只是几个鲜红的数字,成,败,全由这几个比血还红的数字定夺!呵,怎么像罗马的军事独裁啦!呵!呵!

  看着手表,10:40了,可现在全无睡意。紧紧地握住手表,却无法握住这飞逝的时光!一个学期又过去了,好快,好快!

  下学期西门要转学了,真不舍,已经共同度过了两年的风风雨雨,而你去要先离开我们,转去上海,离开我们八班,我们永远的八班!

  说真的,初一刚开始知道你是韩国人有点意外,对你有点敬畏吧。但是国家的界限,阻碍不了我们成为好朋友!很快,我们便是好友,下课了就一起打篮球,还记得吗,我初中的第一个投篮便是被你盖的。你人真的很好,责任心极强,于是成了我们班的纪律委员,管理我们班的纪律,若不是你的严格,我们的纪律不知会怎么样!但我们前后桌六个人却总是跟你做对,自修课总爱讲话,结果就是一直被点名,于是便称我们为“挨批六人组”。可你走了,我们班的纪律会下降很多,从珠穆拉玛峰,直落到长江中下游。走了,我们“挨批六人组”也会想你的!

  离别那天太匆忙了,竟会忘记与你道别,现在,真心的说句:“再见!”再见,再见,不是再也不见,以后记得回来,八班永远是你的家!

  凌乱外面莫名的一声猫叫划开了这一夜的寂静,可惜只是微微划开,寂静又马上填补上了被划破的那块。看看手表,10:56了,马上就0点了,静静地等待着,等着明天的到来,等待今天变为昨天……10,9,8,7,6,5,4,3,2,1,0,终于到0点了,是明天了,不应该说是今天,昨天一成为了过去。

  床边,放着那本已陈旧的《三重门》,又让我不禁回到痛苦的回忆中,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情感的宣泄吧!但肯定不是为了发表,为了稿费而写作!这样永远写写不出好文章!

  我喜欢韩寒,喜欢他的语言,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时,才发现原来写作还可以这样豪放,这样不羁,深深的被他的文字吸引。于是,《三重门》便成了牺牲品,被翻了N次。

  我喜欢写散文很诗歌,是随意的,想到哪写到哪,结果就是没中心,但我还是不改,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所以,我最讨厌写命题作文,命题作文一个题目,就基本成了全部,没有一点拓展的空间,思想被囚禁着,每每看到考试作文是命题的,就好象自己被困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一般痛苦!至于小说,我记忆中我就写过1篇,可以真正称得上是微型小说,仅仅500多字,勉强有小说的基本六要素。我就感觉自己写得太虚假,一点都不真实,或许自己可以写些科幻小说吧!

  太阳还未完全摆脱地平线,鸟儿已从梦中醒来,鸣叫着在巢边敛翼,开始一天的展翅高飞。打开床,问着新鲜的空气,似拿着笔,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有傻傻的发呆,看着窗外稀疏的星星,默数心中的哀伤。

  考试考完了,心中好乱,实在太差了,都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作文竟然历史最差,跟平均分都差了2分,打击,心里似南京大屠杀般悲哀。以往考场作文是我引以为傲的,以至语文考试常常名列前茅,可现在……呵!呵!呵!呵!只有苦笑!笑得好苦,脸是僵硬的,似死尸一般,心也似一汪死水,是的,一汪死水,一汪被人遗忘了的死水!

  考试!一个学期,甚至三年的辛苦!三年的汗水!换来的只是几个鲜红的数字,成,败,全由这几个比血还红的数字定夺!呵,怎么像罗马的军事独裁啦!呵!呵!

  看着手表,10:40了,可现在全无睡意。紧紧地握住手表,却无法握住这飞逝的时光!一个学期又过去了,好快,好快!

  下学期西门要转学了,真不舍,已经共同度过了两年的风风雨雨,而你去要先离开我们,转去上海,离开我们八班,我们永远的八班!

  说真的,初一刚开始知道你是韩国人有点意外,对你有点敬畏吧。但是国家的界限,阻碍不了我们成为好朋友!很快,我们便是好友,下课了就一起打篮球,还记得吗,我初中的第一个投篮便是被你盖的。你人真的很好,责任心极强,于是成了我们班的纪律委员,管理我们班的纪律,若不是你的严格,我们的纪律不知会怎么样!但我们前后桌六个人却总是跟你做对,自修课总爱讲话,结果就是一直被点名,于是便称我们为“挨批六人组”。可你走了,我们班的纪律会下降很多,从珠穆拉玛峰,直落到长江中下游。走了,我们“挨批六人组”也会想你的!

  离别那天太匆忙了,竟会忘记与你道别,现在,真心的说句:“再见!”再见,再见,不是再也不见,以后记得回来,八班永远是你的家!

  凌乱外面莫名的一声猫叫划开了这一夜的寂静,可惜只是微微划开,寂静又马上填补上了被划破的那块。看看手表,10:56了,马上就0点了,静静地等待着,等着明天的到来,等待今天变为昨天……10,9,8,7,6,5,4,3,2,1,0,终于到0点了,是明天了,不应该说是今天,昨天一成为了过去。

  床边,放着那本已陈旧的《三重门》,又让我不禁回到痛苦的回忆中,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情感的宣泄吧!但肯定不是为了发表,为了稿费而写作!这样永远写写不出好文章!

  我喜欢韩寒,喜欢他的语言,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时,才发现原来写作还可以这样豪放,这样不羁,深深的被他的文字吸引。于是,《三重门》便成了牺牲品,被翻了N次。

  我喜欢写散文很诗歌,是随意的,想到哪写到哪,结果就是没中心,但我还是不改,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所以,我最讨厌写命题作文,命题作文一个题目,就基本成了全部,没有一点拓展的空间,思想被囚禁着,每每看到考试作文是命题的,就好象自己被困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一般痛苦!至于小说,我记忆中我就写过1篇,可以真正称得上是微型小说,仅仅500多字,勉强有小说的基本六要素。我就感觉自己写得太虚假,一点都不真实,或许自己可以写些科幻小说吧!

  太阳还未完全摆脱地平线,鸟儿已从梦中醒来,鸣叫着在巢边敛翼,开始一天的展翅高飞。打开床,问着新鲜的空气,似拿着笔,不知道该写什么,只有傻傻的发呆,看着窗外稀疏的星星,默数心中的哀伤。

  考试考完了,心中好乱,实在太差了,都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作文竟然历史最差,跟平均分都差了2分,打击,心里似南京大屠杀般悲哀。以往考场作文是我引以为傲的,以至语文考试常常名列前茅,可现在……呵!呵!呵!呵!只有苦笑!笑得好苦,脸是僵硬的,似死尸一般,心也似一汪死水,是的,一汪死水,一汪被人遗忘了的死水!

  考试!一个学期,甚至三年的辛苦!三年的汗水!换来的只是几个鲜红的数字,成,败,全由这几个比血还红的数字定夺!呵,怎么像罗马的军事独裁啦!呵!呵!

  看着手表,10:40了,可现在全无睡意。紧紧地握住手表,却无法握住这飞逝的时光!一个学期又过去了,好快,好快!

  下学期西门要转学了,真不舍,已经共同度过了两年的风风雨雨,而你去要先离开我们,转去上海,离开我们八班,我们永远的八班!

  说真的,初一刚开始知道你是韩国人有点意外,对你有点敬畏吧。但是国家的界限,阻碍不了我们成为好朋友!很快,我们便是好友,下课了就一起打篮球,还记得吗,我初中的第一个投篮便是被你盖的。你人真的很好,责任心极强,于是成了我们班的纪律委员,管理我们班的纪律,若不是你的严格,我们的纪律不知会怎么样!但我们前后桌六个人却总是跟你做对,自修课总爱讲话,结果就是一直被点名,于是便称我们为“挨批六人组”。可你走了,我们班的纪律会下降很多,从珠穆拉玛峰,直落到长江中下游。走了,我们“挨批六人组”也会想你的!

  离别那天太匆忙了,竟会忘记与你道别,现在,真心的说句:“再见!”再见,再见,不是再也不见,以后记得回来,八班永远是你的家!

  凌乱外面莫名的一声猫叫划开了这一夜的寂静,可惜只是微微划开,寂静又马上填补上了被划破的那块。看看手表,10:56了,马上就0点了,静静地等待着,等着明天的到来,等待今天变为昨天……10,9,8,7,6,5,4,3,2,1,0,终于到0点了,是明天了,不应该说是今天,昨天一成为了过去。

本文链接:http://x-players.com/gemingyingxiongzhuyi/382.html